权力的游戏:OPEC本次减产对油价影响失灵了吗?

栏目:电商 来源:江西热线 时间:2019-03-31



多年以后,沙特王储本.萨勒曼一定会怀念他坐着金飞机出访G20的辉煌时刻。


2018年的他,正值盛年,33岁就掌握着一个古老王朝的权杖,即使在不久前的“卡舒吉碎尸案”中,受到了全球的千夫所指,但他依然如"天龙人"一样泰然自若。

与他谈笑风生的普京,也是满面春风得意。不久前,奥利弗.斯通对他的访谈,在youtube上播放量过亿。


但与沙特历来友好的川普,G20峰会上却一反常态,与萨勒曼冷脸相对。


在此之前一周,WTI原油价格从76元暴跌至49元,创下了近五年来的最大单月跌幅(35%)。

油价,这双看得见的手,紧紧地将沙特、俄罗斯的两国大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,虽然他们传统意义上并不是盟国关系。


而在“卡舒吉”案中,一再挺萨勒曼的盟友川普,由于号召增产、降低石油价格,走到了谈判桌的对面。


12月7日,在OPEC闭门两天的会议争吵后,沙、俄联盟艰难地得出了一份协议:整体减产120万桶/日,其中包括以俄罗斯为主的非OPEC国家减产接近40万桶/日,以沙特为主的OPEC减产80万桶/日。


这远远超过了市场100万桶/日的预期,WTI原油价格当周应声而起大涨2.36%,沙、俄联盟开出了他们的第一枪。


但在12月12日的美国EIA库存数据披露后,油价又迅速回落至51.74美元的低位。


原油价格,在美国大空头与沙、俄多头联盟的拔河角力赛中,陷入了微妙的平衡点。


这一次多空大对决?究竟会鹿死谁手?


本萨勒曼恐怕是世界上最为焦灼油价走势的人。他刚刚搁置了“宇宙第一IPO”沙特阿美的上市计划。在过了数十年舒坦日子后,油价走低,对于沙特,不是一个多赚还是少赚的问题,而是事关“生存还是毁灭”。


石油经济,占到了沙特GDP总量的40%,政府总收入的75%,出口收入的90%。而本萨勒曼的钱袋子却日益干瘪,沙特的经济增速由2015年的4.1%下降至2017年的0.1%。


在也门的无谓战争与的庞大经济转型计划、都使得沙特的财政赤字率处于历史高位。
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预测,如果油价持续低迷而沙特又拒绝经济转型的话,未来5年内沙特可能破产。分析表明,只有油价处于87.9美元时,沙特才能保证财政赤字平衡。


如果油价继续下跌,本萨勒曼这位全世界最帅的王子,下次坐的恐怕就不是金飞机,而是南瓜马车了。


他手中最大的王牌,OPEC这次似乎也失灵了。


OPEC减产会议,本应在12月6日得出结论。但俄罗斯石油部长,面对本萨勒曼的大幅减产请求时,却冷淡地说,需要回国请示普京。俄罗斯的财政赤字率约1.3%,在主要产油国中处于低位,对于油价走低相对不敏感。


还好,这次大佬普京向本.萨勒曼伸出了橄榄枝。12月7日,俄罗斯同意承担23万桶/日的减产任务。此间,沙特付出了怎样的代价,不得而知。


大西洋对岸,川普依然稳坐钓鱼台。


因为在2018年,美国这个历史上对石油最为饥渴的国家,首次成为了石油净出口国。


这意味着,美国可能彻底摆脱了油价的桎梏。中东国家,再也不可能像1960年代那样,以减产操纵油价来威胁美国了。


这背后,是美国日益成熟的页岩油开采技术的功劳。一方面,页岩油的产量大增,EIA预计,2019年,美国的页岩油开产总量,将达到创记录的1206万桶/日。而开采的成本也大幅降低,即使在50美元的低位,页岩油企业,也可以保持30%以上的利润。


但这是否意味着,油价将继续在成本冲击下走低呢?


美国的基金公司也这么认为,CFTC的报告显示,基金净多头持仓,已经降低到了近3年低位。这些华尔街的专业投机者,先市场一步,在油价下跌中不断地抛空了自己的原油多头头寸。

看来,先进的页岩油开采技术在与垄断联盟的对决中,取得了相对胜利。短期内,川普可以睡一个好觉了。


衡量WTI价格短期走势的原油远期曲线,正处于contango结构。这说明原油合约价格远月高于近月,市场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。而雪上加霜的全球经济,更为需求端添上了阴影,石油需求主力军中国,刚刚调低了自己2019年的GDP预期为6.5%,而GDP与石油需求的正相关关系明显。


这一次,萨勒曼王子看起来走到穷途末路了。他的父亲与美国联手送走了萨达姆与卡扎菲,现在轮到萨勒曼了去与他们地下相会了吗?


但历史数据表明,也许他还可以哭着活下去。


OPEC历年减产,虽然对油价短期内影响不大,但在3个月到半年的周期中,却往往会有15%-40%的提价效应。


特别是2001年,连续两次减产,迅速改善了糟糕的供需平衡状况,原油库存迅速减少,油价大幅提升到了数年高位。

可是,减产是一把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双刃剑。


东边沙特减产,西边美国大幅增产。美国爸爸的原油出口份额将越来越高,OPEC对于市场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弱,那样有一天,OPEC必定会走到崩溃的边缘。


历史上,从1960年OPEC成立58年以来,减产计划共执行了17次。其中最著名的二次,分别影响了了第四次中东战争(1973-1974)、巴列维王朝的覆灭(1978-1980)。


现在,历史的方向盘把握在川普的手上。看起来,川普的对油价的态度似乎有所缓和,他在推特上感谢了沙特阿拉伯对低油价的贡献,但又却说不妨让油价更低一点。



虽然谷歌搜索将特朗普列为世界第一大“idiot”,但他的反复无常雷霆手段,却也让世人大跌眼镜。


他还需要沙特这条中东看门狗吗?


是任由这个饱受全世界唾弃的沙特家族王朝覆灭?还是用油价给他们套上狗绳?


答案恐怕倾向于后者。


在世界格局趋向贸易新冷战的状况下,美国不会也不能失去中东的主要盟友,将沙特抛向中俄联盟的手中。页岩油产量将成为一条可松可紧的特制狗绳,将本.萨勒曼牢牢地拴在川普手中。


虽然短期内油价依然处于向下的区间,但45美元附近将获得强力支撑。考虑到慌不择路的沙特王朝,也许会采取二次减产的极端手段,油价可能会走高到60美元附近。


这不是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局面。在“卡舒吉案”一次又一次刷新了看客底线的时刻,恐怕再多的金钱也无法掩盖这位王储身上的血腥味。油价继续下跌,也许可以为卡舒吉复仇。但油价,从来不是一个经济问题,而是一个政治问题。


但我们又何妨多点耐心,再等待这场“油价三国”大戏的下一集?可以期待,主题终将变成“血色将至”。

1909年,萨勒曼的异国前辈,大清帝国的醇亲王载沣,在宪政改革中获得了英美俄日各大列强的支持,国运似乎一片昌明。但仅仅三年之后,如日中天的帝国,就坠入了西山。


一个与人类文明反向而行的王朝,财富与权力,只会让他们加速奔跑在崩溃的跑道上。遍地流淌的黑金,恐怕也无法挽救这个“天龙人”家族的堕落。


麦加城外,黄沙漫天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